北美分类首页>禁忌书屋     x举报x     21 天之前发帖    193看    打印

   9/29/2019 试衣间的强暴   (北美)  

█ 信息描述:
我是心如,20岁,x大大三的学生,前几天跟男朋友约好週末要去约会的,看看课表,早上的课不太想上,便一个人翘课跑去离学校梢远的成衣卖场找寻约会所要穿的衣服。
「这件不错,这一件也很漂亮….」我一个人在诺大的成衣卖场中梭巡,眼光不停的搜寻,想找出漂亮又合穿的服饰,浑然不知在暗处,有个眼光不断的追寻着我。
我挑了几件衣服,走向试衣间,所有的试衣间的门外,都有镜子可以照,我稍稍比对了一下,觉得可以便打算进去试穿看看,突然,似乎感觉到有人正在窥探我,回过头环顾了一下,「咦,没有人阿」我奇怪了一下,走到栏杆旁看一下四週,说明一下,卖场分作双层,爲顾及女性顾客的隐私,所以大多数的女装都摆在上层,男装跟收银台都在下层,此时正值平常日,卖场除了收银台的职员在顾守以外,并无他人在,歪着头想了一下,「大概是我过敏吧」,摇摇头又走向试衣间。

走进试衣间,将衣服挂好,时值冬日,所以我会围上围巾,将围巾挂在一旁,正准备脱掉自己的毛呢连身短洋装,裙摆仅到大腿,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惠仪、惠仪、惠仪,你在哪间?」我本来没有在意,本来嘛,卖衣服的地方,有人在找正在试衣服的人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可能是进去试衣间后又有客人来的样子,可是声音由远而近,并开始一间一间的敲门,敲到我这间时,我伸手握住把手,说:「对不起喔,我不是喔」,不久,那男人就离开了。

正当我试好一套衣服,刚刚脱掉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惠仪,你在这边吧」一个男人冒冒失失的走了进来,并将门锁住,我急忙将自己的衣服拉过来挡住,「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他不在这间」,「阿,对不起对不起,我看错了」那人急忙道歉,可是眼光却不停的在我身上游移,看的我好不自在,「可以请你出去吗?我要穿衣服了,不然我要大叫了!」「喔,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马上走」那人说着,却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滚,快滚」我声音已经开始提高,希望能吓走这个男人,而他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横放在我的脖子上,一脸奸邪的笑,「小妞,乖乖的配合,你就不会受伤」,天阿,这傢伙根本就不是来找人的,他是坏人。
我一时荒了手脚,头脑混乱的发不出声音,冰冷的刀锋在脖子上的感觉太让人害怕,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想…你想做什么…..不…不要….乱喔…..」,男人摆出自认为帅气的笑容,当时怎么看都觉得是大色狼的脸孔,轻轻的说道:「小妞,你想呢,你这么漂亮,我当然不会对你乱来,不过是要强姦你而已,乖乖的配合,老子爽够就放了你」,说完,一把抢走我的衣服,仔细的端详我的身体。

我下意识的想遮住三点,却被他喝止,「别动,让老子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脖子上的刀锋又往前递了一递,我穿着鹅黄色的素面胸罩,搭配同一套的小裤裤,将我34B、23、32的好身材展露无疑,加上穿到大腿的黑色棉织大腿袜,更显的性感无比。
男人不仅仅是看着我几近全裸的身躯,另一只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摸索,「啧啧啧,还真是个小淫娃,刚刚看你扭屁股的时候就发觉了,才摸2下就湿了」,手指从我的小裤裤抽出来,放在我的眼前,手指发出晶亮的光泽,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可是我的确很敏感,性感带一被抚摸,就会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
「干,他x的性感,老子冻没条了」,男人发现了我的围巾,便命令我把嘴打开,用围巾绕过,使我发不出声音,再将我的双手反绑,翻身压在墙上,露出白皙的屁股。

「腿打开一点,想吃苦头是不是」男人喝到,我惧于他的淫威,傻傻的将腿开开,任由男人将我的小裤脱下,寒冷的气温,使得湿润的阴唇微微的颤抖着,我摇着头,及肩的长髮散落,这更刺激了男人的兽性,他急忙拉下拉鍊,将黝黑的肉棒拉了出来,直挺挺的在屁股肉上晃动,我又急又怕,可是空间太小了,我无法脱离他的掌握,而试衣间又在上层最深处,没有太大的声响,店员是不会发现有任何的异状的。
突然,我感觉到一根粗烫的棍状物正刺向我的蜜壶,我不堪受辱,留下不争气的眼泪,那男人直挺到底以后,却不急着拔出,用他的阴茎,感受着我体内的温度,「喔,好爽,真会夹」,缓缓吸了一口气,开始勐烈的抽插,每一次的抽动,我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晃动,而男人顺势将我胸罩的罩杯拉下,粗暴的柔捏我的乳头,我的口水沾湿了围巾,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任由那男人肆意的在我身上奔驰。

我很不愿意承认,可是随着他的冲刺,我开始感觉到高潮,但是心理上仍然抗拒着,「我是被强暴的,我是被强暴的」,我不停的思考着同一句话,男人的速度开始加快,气息开始粗重,我知道,他要射精了。
我转过头,用哀怜的眼神看着他,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希望他不要射进我的体内,可是,他又怎么会懂,一声低吼,一股热流冲向我的花心,我也到达了高潮,无力的跪下,倒落地面,男人将围巾解开,顺手把我的胸罩、内裤通通带走,他拿着我的内衣,在我眼前晃了一晃,「小淫娃,这套就给我当作纪念吧,你敢报警,我就让你倒大楣」,「真爽,干了个美女」他淫笑着离开了试衣间,而我,在略事休息之后,急忙穿上衣服,回到自己的家,狠很的沖洗自己,我想,我再也不会去那家商店了。

606066c8fd58e87d3a8785228ea3502c.jpg (73.71 KB, 下载次数: 3)

 

2019-9-14 01:36 AM 上传



我是心如,20岁,x大大三的学生,前几天跟男朋友约好週末要去约会的,看看课表,早上的课不太想上,便一个人翘课跑去离学校梢远的成衣卖场找寻约会所要穿的衣服。
「这件不错,这一件也很漂亮….」我一个人在诺大的成衣卖场中梭巡,眼光不停的搜寻,想找出漂亮又合穿的服饰,浑然不知在暗处,有个眼光不断的追寻着我。
我挑了几件衣服,走向试衣间,所有的试衣间的门外,都有镜子可以照,我稍稍比对了一下,觉得可以便打算进去试穿看看,突然,似乎感觉到有人正在窥探我,回过头环顾了一下,「咦,没有人阿」我奇怪了一下,走到栏杆旁看一下四週,说明一下,卖场分作双层,爲顾及女性顾客的隐私,所以大多数的女装都摆在上层,男装跟收银台都在下层,此时正值平常日,卖场除了收银台的职员在顾守以外,并无他人在,歪着头想了一下,「大概是我过敏吧」,摇摇头又走向试衣间。

走进试衣间,将衣服挂好,时值冬日,所以我会围上围巾,将围巾挂在一旁,正准备脱掉自己的毛呢连身短洋装,裙摆仅到大腿,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惠仪、惠仪、惠仪,你在哪间?」我本来没有在意,本来嘛,卖衣服的地方,有人在找正在试衣服的人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可能是进去试衣间后又有客人来的样子,可是声音由远而近,并开始一间一间的敲门,敲到我这间时,我伸手握住把手,说:「对不起喔,我不是喔」,不久,那男人就离开了。

正当我试好一套衣服,刚刚脱掉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惠仪,你在这边吧」一个男人冒冒失失的走了进来,并将门锁住,我急忙将自己的衣服拉过来挡住,「不好意思,你找错人了,他不在这间」,「阿,对不起对不起,我看错了」那人急忙道歉,可是眼光却不停的在我身上游移,看的我好不自在,「可以请你出去吗?我要穿衣服了,不然我要大叫了!」「喔,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马上走」那人说着,却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滚,快滚」我声音已经开始提高,希望能吓走这个男人,而他却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横放在我的脖子上,一脸奸邪的笑,「小妞,乖乖的配合,你就不会受伤」,天阿,这傢伙根本就不是来找人的,他是坏人。
我一时荒了手脚,头脑混乱的发不出声音,冰冷的刀锋在脖子上的感觉太让人害怕,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想…你想做什么…..不…不要….乱喔…..」,男人摆出自认为帅气的笑容,当时怎么看都觉得是大色狼的脸孔,轻轻的说道:「小妞,你想呢,你这么漂亮,我当然不会对你乱来,不过是要强姦你而已,乖乖的配合,老子爽够就放了你」,说完,一把抢走我的衣服,仔细的端详我的身体。

我下意识的想遮住三点,却被他喝止,「别动,让老子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脖子上的刀锋又往前递了一递,我穿着鹅黄色的素面胸罩,搭配同一套的小裤裤,将我34B、23、32的好身材展露无疑,加上穿到大腿的黑色棉织大腿袜,更显的性感无比。
男人不仅仅是看着我几近全裸的身躯,另一只手不停的在我身上摸索,「啧啧啧,还真是个小淫娃,刚刚看你扭屁股的时候就发觉了,才摸2下就湿了」,手指从我的小裤裤抽出来,放在我的眼前,手指发出晶亮的光泽,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可是我的确很敏感,性感带一被抚摸,就会不由自主的湿润起来。
「干,他x的性感,老子冻没条了」,男人发现了我的围巾,便命令我把嘴打开,用围巾绕过,使我发不出声音,再将我的双手反绑,翻身压在墙上,露出白皙的屁股。

「腿打开一点,想吃苦头是不是」男人喝到,我惧于他的淫威,傻傻的将腿开开,任由男人将我的小裤脱下,寒冷的气温,使得湿润的阴唇微微的颤抖着,我摇着头,及肩的长髮散落,这更刺激了男人的兽性,他急忙拉下拉鍊,将黝黑的肉棒拉了出来,直挺挺的在屁股肉上晃动,我又急又怕,可是空间太小了,我无法脱离他的掌握,而试衣间又在上层最深处,没有太大的声响,店员是不会发现有任何的异状的。
突然,我感觉到一根粗烫的棍状物正刺向我的蜜壶,我不堪受辱,留下不争气的眼泪,那男人直挺到底以后,却不急着拔出,用他的阴茎,感受着我体内的温度,「喔,好爽,真会夹」,缓缓吸了一口气,开始勐烈的抽插,每一次的抽动,我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晃动,而男人顺势将我胸罩的罩杯拉下,粗暴的柔捏我的乳头,我的口水沾湿了围巾,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任由那男人肆意的在我身上奔驰。

我很不愿意承认,可是随着他的冲刺,我开始感觉到高潮,但是心理上仍然抗拒着,「我是被强暴的,我是被强暴的」,我不停的思考着同一句话,男人的速度开始加快,气息开始粗重,我知道,他要射精了。
我转过头,用哀怜的眼神看着他,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希望他不要射进我的体内,可是,他又怎么会懂,一声低吼,一股热流冲向我的花心,我也到达了高潮,无力的跪下,倒落地面,男人将围巾解开,顺手把我的胸罩、内裤通通带走,他拿着我的内衣,在我眼前晃了一晃,「小淫娃,这套就给我当作纪念吧,你敢报警,我就让你倒大楣」,「真爽,干了个美女」他淫笑着离开了试衣间,而我,在略事休息之后,急忙穿上衣服,回到自己的家,狠很的沖洗自己,我想,我再也不会去那家商店了。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