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分类首页>禁忌书屋     x举报x     8 个月之前发帖    138看    打印

   11/26/2019 美人道   (北美)  

█ 信息描述:

eceb9b52525f2cadd7dc45d23ae0f3e4.jpg (130.28 KB, 下载次数: 9)

 

2019-11-16 01:50 AM 上传


「慕诃,你这个流氓!」一声尖叫,打断了台上老教授的讲课,也让原本都正襟危坐听课的众人纷纷转头望向了靠着教室后门的角落。

    「又有好戏看了!」几乎每个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个念头,当然,那两个当事人则除外。

    发出尖叫的是一个异常清纯美丽的女孩子,瓜子脸,一头乌黑的披肩秀髮,大大的眼睛显得异常的漂亮,不过,此时这双漂亮的眼睛正喷发着怒火,瞪着她旁边一个帅气的男孩。

    男孩却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双眼依然很放肆的在她高耸的胸部扫瞄着,而就是这个地方,刚刚受到了他的突然袭击。

    「慕诃,你给我出去!」台上的老教授终于发话了,脸上带着愠怒,说起来,这位叫张天信的老教授在银河联邦学院知名度还是很高的,他被称为学院里最严格的教授之一,他上课的时候,几乎没有学生敢不认真听课,只有慕诃是个例外。

    听到张教授的呵斥,那叫慕诃的男孩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笑嘻嘻的说道:「谢谢教授,我走啦,拜拜!」说着朝张教授挥挥手,而后便打开教授后门,朝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他又转过头来,对着那刚刚被他非礼的女孩摆摆手,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小声的说道:「小月儿,妳那里好像又大了一点点!」说完这句话,慕诃便一熘烟的跑了开去。

    「慕诃,你个死色狼,我跟你没完!」背后传来那女孩的尖叫,还有其他同学的哄笑。

    ************慕诃坐在操场旁边的草坪上,双眼很不安分的到处转悠,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美女,不过,他今天的运气实在不怎么样,看了好大一会,还是没有发现一个可以入他法眼的。

    「搞没搞错啊,美女都死绝啦?早知道我还不如在教室里不出来呢!」慕诃不满的嘀咕了一声,而后便双手托着后脑,往草坪上躺去。

    「慕诃,起来!」突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

    「别烦我!」慕诃懒洋洋的说道,他依然躺在草坪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我警告你,你如果不起来,就别怪本少爷不客气了!」那人冷哼了一声。

    慕诃睁开眼睛,慢慢的站了起来,有些不屑的扫了眼前的几人一眼,那说话的叫杜雷,长得英俊潇洒,据说他还自诩为学院第一美男子,而他父亲是银河联邦财政部长,可谓家世显赫,他身后跟着的四个人,则是杜雷的四个跟班。

    「杜雷,你难道不知道,我一向都很讨厌你吗?难道你也想尝尝我拳头的滋味么?」慕诃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哈哈哈……」杜雷突然大笑起来,而他身后那四个跟班也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一群神经!」慕诃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抬脚便准备离开。

    「站住!」杜雷喝道,同时朝他身后四人挥了挥手,那四人瞬间便把慕诃团团围了起来。

    「想打架?」慕诃用诧异的眼神看了看杜雷等人,「来吧,随时奉陪!」

    「慕诃,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么?你老爸已经死了,你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嚣张?」杜雷冷哼了一声,「本少爷早就看不顺眼了,你居然今天还不知死活的去调戏夜月,现在我就替她好好的教训你!」

    「噢,我倒忘了,原来你是我家小月儿的亲卫队队长。」慕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随即他皱了皱眉头,「不过,好像小月儿从来都没有理过你吧?」

    杜雷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恶狠狠的看了慕诃一眼,手又是一挥,喝道:「给我上!」

    就在杜雷挥手的同时,慕诃扑向了他身侧最近的那人,身形异常迅捷,犹如一头猎豹一般,出手更是干净利落,一拳击中他的眼睛,那人应拳而倒。

    慕诃并没有就这么停手,马上又接连攻向了另外三人,一转眼时间,杜雷的四个跟班都哼哼唧唧的倒在地上,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

    慕诃看了看地上的四人,很随意的拍了拍手,朝杜雷走了过去。

    「你,你想怎么样?」杜雷一边往后退一边结结巴巴的问道,显得很是害怕。

    「你说呢?」慕诃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似乎完全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敢……」杜雷最先的嚣张气焰已经荡然无存,不停的往后退。

    「呃……」杜雷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慕诃狠狠的一拳揍在他的脸上,他半边脸颊顿时就红肿了起来。

    「哎,如果你有什么漂亮的姐姐或者妹妹,我一定不会打你的,要怪你就怪你老妈没有生出一个漂亮的女儿吧!」慕诃感慨了起来,还一脸同情的看着杜雷,「看你现在的样子,多惨啦,还是赶紧走吧,操场上有好多人在看呢!」

    杜雷用怨毒的眼神看了慕诃一眼,而后捂着脸转身踉跄而去,他那四个跟班,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如丧家之犬一般飞快的逃离现场。

    「一群白痴,不知道本少爷三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打架了吗?」看着五人的背影,慕诃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银河联邦主席办公室。

    联邦主席欧斯特正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份档案。

    「慕诃,生于银河歷三三八年,现年十八岁,幼儿园欺负女同桌,小学调戏女班长,中学偷吻女同学,高中非礼女老师,曾因为打架而多次被处分……」欧斯特一边看一边摇头,这整个就是一色狼啊!

    「色狼也好。」欧斯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按了按桌上的通讯器,说道:「琳娜,妳进来一下!」

    片刻后,一个身材高挑的金髮美女走进了办公室,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裤,魔鬼般的身材完全显露了出来,不过,她的脸容却显得很冷漠,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感觉。

    「主席,有事吗?」那叫琳娜的金髮美女问道,她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冷淡。

    「琳娜,我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妳去办。」欧斯特说着把桌上的那份档案递向她,「妳先看看这个。」

    琳娜接过档案,低头飞快的浏览了一遍,而后又抬起头来,问道:「主席,请问到底是什么任务?」

    「不惜一切代价接近慕诃。」欧斯特微微沈吟了一下,沈声说道。

    「然后呢?」琳娜淡淡的问道。

    「等妳已经成功接近慕诃之后,我会再告诉妳接下去的任务。」欧斯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琳娜,记住,这件事一定要尽快。」

    「明白,我这就去准备。」琳娜说完便转身朝外面走去。

    「琳娜,等等。」欧斯特叫住了她。

    「主席,还有其他事情吗?」琳娜头也没回,只是平静的问道。

    「琳娜,我知道这个任务有些难为妳,但是,这件事实在太重要,除了妳,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人。」欧斯特的语气里似乎有些愧疚。

    「主席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琳娜的声音依然很冷淡。

    目送琳娜的背影在他眼前消失,欧斯特喃喃的说道:「慕胜啊慕胜,你到底给你儿子留下了什么?」

    ************慕诃揍了杜雷一顿之后很快也离开了操场,对他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因为类似的事情经常在他身上发生,而事情的根源便是夜月,也就是不久前刚刚被慕诃非礼过的那个女孩,俗话说,红颜祸水,夜月乃是银河联邦学院的三大校花之一,身边追求者无数,而慕诃经常非礼夜月的事情现在也是人尽皆知,这样一来,慕诃成为公敌自然也很正常。

    银河联邦学院乃是银河联邦的最高学府,这里的学生大都来头不小,像杜雷这种政府要员的子女多如牛毛,而富家子弟更是多不胜数。慕诃的父亲慕胜是银河联邦的五星上将,在银河联邦声威显赫,可以说无人可出其右,只不过,慕胜在三个月之前已经因病去世了,慕胜一死,慕诃受到的待遇跟以前相比自然是大不相同,如果是以前,杜雷是绝对不敢找慕诃麻烦的。

    慕诃在校园里闲逛,一路上双眼到处转悠,可惜,并没有看到什么美女,不过,这也是他预料中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美女最多,现在是上午,大多数人都在上课,看不到美女是很正常的。

    突然慕诃停住了脚步,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吸引住了他的目光,那男的高高大大,相貌英俊,面孔很陌生,他相信自己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个人,而和他并排而行的美女,脚踏黑色高筒靴,身穿黑色无袖上衣黑色超短裙,修长的玉腿和一双藕白玉臂裸露在外面,显得异常的性感,饱满的双峰唿之欲出,分外诱人。

    慕诃停住的身形又动了起来,他飞快的迈着脚步,低着头朝那对男女冲了过去,那男子只顾和身旁的美女说话,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正朝他撞了过来。

    ************艾克朗一个星期之前才来到银河联邦学院,当了一名很普通的讲师,不过,他的来头也不小,他的父亲便是这所学院的校长艾德。

    许倩也是几个月之前才来到银河联邦学院担任语言学讲师的,美丽的外表和性感的打扮,让她很快便获得学院第一美女老师的称誉,追求她的学生和老师也是不计其数。

    一个星期前,艾克朗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许倩,顿时惊为天人,在简单的调查了一下许倩的背景之后,发现她并没有男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便开始发动勐烈的爱情攻势。

    「小心啊!」许倩突然一声娇唿,艾克朗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慕诃给撞飞起来,直飞出几米远,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看到前面有人,你没事吧?」慕诃连忙跑到艾克朗旁边,一边作势要扶他一边道歉。

    「艾老师,你没事吧?」许倩这时也来到艾克朗身边,关切的问道,不过,她却同时偷偷的瞪了慕诃一眼。

    「没,没事!」艾克朗很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许倩很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艾老师,你还是去校医院看看吧!」许倩有些担心的样子说道。

    「对啊对啊,艾老师,刚才你好像是头先着地的,万一摔坏了脑子,那可就糟糕了!」慕诃也在旁边有些急切的说道。

    「许倩,那,那我先去医院了。」艾克朗说完这话便狠狠地瞪了慕诃一眼,他想发火,可惜碍于许倩在场,在美女面前,他必须保持风度,所以只得强行忍了下来。

    「艾老师,你快去吧!」许倩对他嫣然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好好好,我就去!」艾克朗被许倩这个笑容给迷得晕乎乎的,忙不迭的点头,连声说好,而后转头飞快的朝校医院方向走去。

    ************「喂,小色狼,你什么时候可以不来捣乱啊?」艾克朗离开后,许倩白了慕诃一眼,娇嗔道。

    慕诃朝许倩走了几步,直到跟她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后他把身体微微往前倾了倾,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小声的说道:「我的美女老师,妳何必明知故问呢?」

    「别跟我这么近!」许倩娇嗔道,边说边往后退,「我都告诉过你啦,那是不可能的。」

    「这个世界上呢,只有我慕诃不想做的事,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所以,我最亲爱的美女老师,妳就认命吧。」慕诃笑嘻嘻的说道,「更何况,妳来到这里教书,不就是为了我吗?」

    「你别自作多情啦!」许倩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小色狼,整天就知道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懒得理你,去上课了!」

    许倩转身就想走,可是才走了两步,便感觉柳腰一紧,一双有力的手臂从身后搂住了她。

    「喂,你干嘛?快放开我,会被人看到的!」许倩一边慌张的低声嚷道,一边四处张望,生怕被别人看到。

    「没关系,我正巴不得别人看到呢!」慕诃满不在乎的说道。

    「喂,我是你的老师啊,你这样是不对的!」许倩有些无奈的低声说道。

    「这句话,妳高中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啦!」慕诃笑嘻嘻的说道,「妳要我放开妳也行啊,只要妳答应当我女朋友。」

    「你先放开我啦!」许倩低声央求着,「放开我就答应你。」

    「妳先答应我,我才放开妳。」慕诃却不上当,许倩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骗他了。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那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许倩一眼望去,发现不远处正有人朝这边走来,不得已,她只好先跟他妥协。

    「当然……不可以!」慕诃在她耳边轻轻的呵了一口气,小声的说道:「我的美女老师,妳都已经是我女朋友了,我干嘛还要放开妳呢?」

    「喂,小色狼,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讲信用?」许倩有些急了。

    「这可不能怪我啊!」慕诃很无辜的说道,「我可都是跟妳学的,这两年来,妳一共有十八次答应做我的女朋友,然后马上就反悔。」

    「哎呀,有人过来了!」许倩一声低低的娇唿,飞快的转过身,慕诃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双手用力一搂,许倩丰满的娇躯便紧紧地贴在慕诃的身上,慕诃迅速的一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呜呜呜……」许倩挥舞着小拳头在慕诃胸前捶打,想说什么可惜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慕诃,你个死流氓在干什么?」一声尖叫传进两人的耳里,慕诃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许倩,许倩趁机用力推开慕诃,然后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慌慌张张的跑了开去。

    「小月儿,妳别坏我的好事好不好?」慕诃转过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个打断他好事的不是别人,就是不久前被他非礼过的夜月,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恶狠狠的望着慕诃。

    「死流氓,我来和你算账的!」夜月愤愤的说道。

    「小月儿,妳想怎么样和我算账啊?要不,我亲妳一下当赔罪?」慕诃笑嘻嘻的说道,眼睛有意无意的朝她饱满的胸部望去。

    「你,你去死吧!」夜月粉脸涨得通红。

    「好吧,我现在就去死!」慕诃笑嘻嘻的说道,说完便飞快的转身跑了开去。

    「死流氓,你给我站住!」夜月在后面愤愤的大声嚷道,只不过,她越喊,慕诃却跑得越快。

    「小月儿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慕诃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想道。

    「死流氓,死色狼,我让你走路摔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夜月气得直跺脚,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咒骂着慕诃。

慕诃悠哉游哉的往自己宿舍走去,银河联邦学院学生的住宿条件相当不错,每个学生都有一间单独的宿舍,慕诃自然也不例外。

    “什么时候才能把美女老师骗上床呢?”慕诃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心里却在想着许倩,想到自己刚刚把她搂在怀里痛吻,他就有些得意的感觉。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慕诃的遐想,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嚷道:“谁啊?”

    “表哥,是我啊!”门外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

    “表哥?我好像没有表妹吧?”慕诃心里暗暗想道,稍稍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打开了门。

    “哇,美女啊!”慕诃在心里发出了惊叹,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身穿一身白色休闲装,脚踏白色运动鞋,身材高挑,体态修美,一头乌黑的秀髮很自然的披散在肩膀上,长长的睫毛下,一双乌熘熘的黑眼珠灵活的转动着,隐隐流露出几分狡黠。

    “表哥,不认识我了吗?”那女孩娇声问道。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呢?”慕诃连忙说道,而后双手朝那女孩抱去,“表妹啊,我可想死妳了!”

    “表哥,你还是这么色啊!”那女孩轻巧的一闪身,躲过了慕诃的拥抱,似嗔似喜般给了他一个娇媚的白眼。

    “表妹,妳来找我干嘛?”慕诃很随意的问道。

    “当然是来陪表哥你啊!”那女孩嘻嘻一笑,“表哥,你说,我来这里陪你好吗?”

    “好,当然好,我求之不得呢!”慕诃连忙说道,心想管她是谁,有便宜不占白不占。

    “那我住这里咯!”女孩说着往床上一跳,“表哥,我有些累啦,先睡会。”

    “哎,等等。”慕诃微微一愣,连忙说道:“表妹啊,妳不能住我这里的。”

    “表哥,难道你不想我住这里吗?”那女孩嗲声说道,还有意无意的朝慕诃摆出一个特别魅惑的姿势。

    慕诃微微咽了一口口水,这个丫头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让他很是心动,不过,银河联邦学院有明文规定,校内绝对不允许男女同住一室,一旦被发现,将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慕诃虽然一向胆大妄为,但在这件事上,他也有些犹豫起来。

    “表妹,妳要住这里也可以,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慕诃思索良久,终于还是决定冒一次险。

    “嘻嘻,表哥你放心啦,我不会让别人发现的。”那女孩躺在慕诃的床上,笑嘻嘻的说道,顿了顿,她又说道:“还有啊,表哥,你别老喊人家表妹表妹的啦,你以前都是喊人家名字的。”

    “你以为我想这么喊啊,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妳。”慕诃在心里嘀咕着,嘴上却若无其事的说道:“表妹啊,我这不是为了迁就妳吗?妳喊我表哥,我当然就要喊妳表妹啦!”

    “表哥,原来你不但好色,还喜欢撒谎哦!”那女孩娇声笑道,“你根本就是忘记人家啦,好吧,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没见的份上,我就原谅你,现在呢,我告诉你,我叫陆莉莉,我们都已经十年没见过面啦!”

    “啊?十年没见过,妳还认识我啊?”慕诃一怔,心里也有些迷惑起来,他的母亲也姓陆,难道陆莉莉真的有可能是他表妹?不过,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他可以确定自己并没有表妹,即使是那种隔了好几代的远房表妹也没有。

    “表哥,你最坏啦,人家才几岁的时候,你就偷偷的亲人家,人家从小到大就只被你亲过,自然记得你啦!”陆莉莉娇声说道,脸上还微微带着一抹羞红。

    “有这回事吗?”慕诃在心里嘀咕,虽然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没有表妹,但是陆莉莉说得那么逼真,又让他有些怀疑起自己的记忆力起来,略一思索,他决定来试试她。

    “咦,莉莉,我好像有点印象啦,我小时候好像真的做过这件事,后来,我还被妳妈妈打了一顿,对不对?”慕诃一副在回忆的样子。

    “嘻嘻,表哥,你终于想起来啦!”陆莉莉从床上跳了起来,扑到慕诃的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兴高采烈的说道。

    “死丫头,果然是假的。”慕诃暗暗想道,看来,这个陆莉莉的来歷有些古怪,只是,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接近自己。

    陆莉莉把整个人挂在慕诃的身上,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娇躯紧紧的贴着慕诃,带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

    “既然是假表妹,我就不客气了。”慕诃心里邪恶的想道,顺手将她紧紧地搂住,一手放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则轻轻的落在她的翘臀之上,缓缓地移动着。

    “表哥,你好色哦!”陆莉莉突然松开慕诃,而后用力的推开了慕诃,娇嗔道。

    “死丫头的力气不小,果然不是普通人。”慕诃暗暗想道,表面上却依然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他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陆莉莉,笑嘻嘻的说道:“莉莉,这么多年没见了,妳就让表哥好好的检查一下妳到底是瘦了还是胖了嘛!”

    “表哥!”陆莉莉给了他一个白眼,“人家是你表妹,不可以这样的啦!”

    “表哥关心表妹,天经地义嘛!”慕诃一边说一边又朝陆莉莉抱去,这回,陆莉莉却没有躲闪,让他抱了个正着。

    阵阵醉人的幽香从她身上散发出来,钻入慕诃的鼻孔,慕诃一阵意乱情迷,低头便朝她吻了过去,眼看就要吻住她的樱桃小嘴,一只白皙的小手突然挡在了前面,结果慕诃便吻在了那只小手上。

    “表哥,你很坏哦!”陆莉莉娇笑着说道,“老想占人家便宜!”

    “好妳个死丫头,摆明是来勾引我,却还想欲擒故纵!”慕诃在心里恨恨的想道,“我要是让妳逃过我的手掌心,就对不起我联邦第一色狼的名号!”

    “表哥,你怎么啦?”见慕诃好久没有说话,陆莉莉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事啊,不过,好像肚子有点饿了,莉莉,不如我们去吃饭吧?”慕诃提议道。

    “好啊!”陆莉莉没有任何犹豫便一口答应。

    银河联邦学院虽然食堂很大,但是相对于学校那数万的人数,食堂还是有点小,所以吃饭的时候总还是有些拥挤,不过,好在现在还不到中午的吃饭高峰期,所以,食堂里的人还不算多。

    慕诃拉着陆莉莉的手走进食堂,然后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尽管慕诃在银河联邦学院的名声很响,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很喜欢出风头的人,所以通常情况下,他都会找比较隐蔽的地方,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主动去找人麻烦,当然,如果麻烦跟美女有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莉莉,妳一个人跑出来找我,你爸妈不会骂妳吗?”吃饭的时候,慕诃开始旁敲侧击的打听她的事情。

    “表哥,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啦!”陆莉莉小声地说道,“爸爸逼我跟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订婚,我不愿意,所以就跑了出来咯!”

    “啊?妳什么时候出来的?”慕诃微微吃了一惊,又问道。

    “就是今天早上啊!”陆莉莉顺口说道,随即她脸色微微变了变,又补充一句,“今天早上才到银河城的。”

    银河城便是银河联邦的首都,也是银河联邦学院所在城市,听到她的答復,慕诃心里顿时便明白了过来,陆莉莉并不是今天早上才到银河城的,而是她原本就在银河城,只不过是今天早上出门到银河联邦学院而已,她后面的补充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她的一时失言。

    ************下课的铃声终于响起,夜月抱着课本匆匆走出了教室。

    “夜月,等等我呀!”背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夜月知道那是她的好友紫心,紫心长得娇小玲珑,容貌其实也很漂亮,不过因为她经常和夜月在一起,别人的目光总是落在夜月的身上,所以紫心就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紫心,妳快点嘛!”夜月转过头,对紫心说道。

    “跑那么快干嘛,对啦,慕诃今天居然没来找妳啊?”紫心嘟囔了一句,随即有些惊讶的问道。

    “那个死色狼,敢来我就揍他!”夜月忿忿的说道,说着还朝空中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夜月,妳真舍得揍他啊?”紫心笑嘻嘻的说道,“妳每次都这么说,不过呢,妳每次见到他之后,就投怀送抱啦!”

    “死紫心,妳瞎说什么呢?”夜月气鼓鼓的说道,“我告诉你,今天他要敢出现在我面前,我非揍他不可,气死我啦!”

    “对啦,夜月,我告诉妳啊,我听说今天杜雷带人去找慕诃麻烦啦,我看他八成已经被杜雷给揍了!”紫心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

    “得了吧,我看准是杜雷被他给揍了。”夜月有气无力的说道,“那个死色狼,我就没看到他打架打输过。”

    “啊?真这么厉害?”紫心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我只知道他很好色,肯定是我们学院第一色狼,不过,他打架也很厉害吗?”

    “我和他都认识十八年了,他还不能走路就跟人打架,气死我啦,他第一个打的人就是我!”夜月说着说着又有些气愤起来。

    “啊,有这么夸张吗?”紫心张大了嘴,“夜月,你好像才只有十八岁,那不是说,你们刚出生就认识啦?”

    “你才知道啊,我和他是同一天生的,他比我早出生几分钟。”夜月气鼓鼓的说道。

    “哇,原来妳们是青梅竹马啊!”紫心夸张的嚷了起来,“怪不得妳会喜欢他!”

    “喂,谁说我喜欢他了?”夜月有些气恼的说道,“我才不会喜欢那个死色狼呢!”

    “妳就别否认啦,我可不像妳那些亲卫队,居然还相信妳不喜欢慕诃。”紫心懒洋洋的说道,“妳要不喜欢他,还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占妳便宜啊?”

    “懒得和妳说了!”夜月瞪了紫心一眼,同时加快了步伐,“我去食堂吃饭啦!”

    “等等我嘛!”紫心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食堂,此时食堂的人已经多了起来。

    “咦,夜月,快看,那不是慕诃吗?他怎么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吃饭啊?”紫心突然拉了拉夜月,小声的说道。

    “那个死色狼,和女孩子一起吃饭有什么希奇的!”夜月忿忿的说道。

    “也对,不过,我只是为妳不平嘛!”紫心歪着头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

    夜月气恼的跺了跺脚,朝慕诃走了过去。

    ************慕诃问了一大堆问题,陆莉莉的底细却还是不知道,不过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她接近自己是为了某种特殊的目的,而她显然早就调查清楚他的情况,只是,她到底为了什么目的,也还没办法知道。

    “送上门来的美女,不要白不要。”慕诃决定不去想那么多,反正他可以肯定陆莉莉暂时还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危险。

    “慕诃!”一个带着气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慕诃转过头,便看到夜月气鼓鼓的看着他。

    “小月儿,看来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我正想妳呢,妳就马上出现啦!”慕诃惊喜的跳了起来跑到夜月身边,捉住她的小手,笑嘻嘻的说道。

    “死色狼,谁跟你心有灵犀?”夜月用力甩开慕诃的手,没好气的说道,“我来和妳算账的!”

    “小月儿,你吃饭了没?”慕诃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你个死色狼,别给我转移话题,跟我出来!”夜月一把抓住慕诃的胳膊就往食堂外面拖。

    “表哥,等等我啊!”陆莉莉连忙起身追了过去,不过才走两步,便被紫心给拦住。

    “喂,人家谈情说爱,妳去干什么?”紫心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妳都说是人家谈情说爱了,又不是妳谈情说爱,关妳什么事?”陆莉莉也不甘示弱。

    “夜月是我好朋友,当然跟我有关了!”紫心哼了一声说道。

    “慕诃是我表哥,自然也跟我有关。”陆莉莉微微一笑,随即眼珠转了转,懒洋洋的说道:“算啦,我去表哥宿舍等他,懒得跟妳扯了。”说完这句话,陆莉莉便与紫心错开身子,步伐轻盈的朝食堂外面走去。

    陆莉莉匆匆回到慕诃的宿舍,关好房门,便从身上拿出一个微型卫星电话,飞快的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陆莉莉低声说道:“我已经接近慕诃,不过,暂时还无法取得他的信任。”

    “做得好,他有没怀疑妳的身份?”那边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应该有怀疑,不过,我有信心可以完成任务。”陆莉莉稍稍迟疑了一下说道。

    “不错,以慕诃的好色,不可能能够抵抗妳的魅力!”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很满意,微微顿了顿,那人接着说道:“不过,妳要注意,根据我们的情报,自由联盟和解放者组织也都盯上了慕诃,妳要小心他们派来的人。”

    “组长尽管放心,我会赶在她们前面完成任务的!”陆莉莉显得很有把握,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有个人还想请组长派人调查一下,她叫夜月,很漂亮,和慕诃似乎关系非同一般,我现在还无法确定她是谁派来的。”

    “没问题,我会去调查,妳要小心,不要暴露身份。”电话那头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关切。

    ************银河联邦学院的南面有一座名为千叶林的小山,山不高,不过占地面积倒是比较大,山上种有各种林木,其中很多都是濒临灭绝的珍稀品种,所以,千叶林得到银河联邦的重点保护,虽然这里环境幽雅,是情侣约会的最佳地点,但也很少有学生来这里游玩,因为他们担心一不小心就会损坏这里的珍稀林木,到时候他们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夜月拉着慕诃来到千叶林,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不等于慕诃不敢做,而夜月呢,她更不用担心了,因为就算做了坏事,她也会往慕诃身上推,从小到大,她也不知道让慕诃替他背了多少次黑锅,而每次别人都相信她,因为在大家的眼里,夜月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

    看看四周没人,夜月便开始审问慕诃。

    “喂,死色狼,和你一起吃饭的那女的是谁啊?”夜月气鼓鼓的问道。

    “小月儿,妳好象吃醋了哦!”慕诃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探手朝夜月的纤腰搂去。

    “死色狼,别想占我便宜!”夜月手上突然多了一条细细的鞭子,她挥动着鞭子狠狠的朝慕诃探过来的手抽了过去。

    “哎呀,小月儿,妳谋杀亲夫啊!”慕诃很夸张的大声嚷了起来,赶紧缩回手,飞快的一个闪身来到夜月的背后,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紧紧地搂住了她的柳腰。

    “死色狼,放开我啦!”夜月一边挣扎一边愤愤的骂道。

    “小月儿,先让我亲一下再说。”慕诃笑嘻嘻的说道,然后飞快的在她粉脸上印了一下。

    “哎哟!”慕诃刚刚一亲芳泽,便感觉脚尖一阵疼痛,敢情夜月狠狠的踩了他一脚。

    “哼,让你欺负我!”夜月有些得意的娇哼了一声。

    “小月儿,妳就不能轻点啊?”慕诃哭丧着脸说道。

    “你还不放开我?”夜月娇嗔道,“不放我就继续踩!”

    “那可不行,我被你踩了一下,不多抱妳一会,那我就亏大了。”慕诃不但不放,还把她搂得更紧,然后又在她耳边低低的说道:“小月儿,妳多踩我一下,我就多抱妳半个小时。”

    “你是无赖,流氓!”夜月嘟着嘴骂道。

    “小月儿,还是妳最瞭解我。”慕诃早就被她骂习惯了,所以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很开心的又搂着她亲了一口。

    “喂,你以后别当着那么多同学欺负人家好不好?”夜月开始软语相求,语气里还隐隐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这个啊,我想想……”慕诃靠在一棵树上,微微闭着眼睛,一副沈思的模样。

    突然一丝细微的破空风声传进慕诃的耳里,慕诃脸色一变,勐然睁开眼睛,搂着夜月迅速的挪开身子,一声轻响,一支细长的钢针插入慕诃刚刚倚靠的树干上!

    “谁?给我滚出来!”慕诃喝道。

    “怎么啦?”夜月躲在慕诃的怀里,小声的问道。

    “似乎有人想要杀我们。”慕诃低声说道。

    “啊?那怎么办?”夜月看起来有些害怕。

    “小月儿,妳放心,没事的,我会保护妳的!”慕诃柔声安慰着他,声音很坚定也很自信。

    “自身都难保了,还想保护别人?”一个隐隐带着不屑的冰冷声音传进了慕诃的耳里,随后一个黑衣大汉出现在慕诃前面不远处,他带着一幅宽大的墨镜,遮住大半边脸。

    慕诃迅速的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不光前面,在他的身后还有左右分别都有一个同样装扮的男子,以包围之势把他和夜月两人围在了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慕诃皱了皱眉头,沈声问道。

    “要你命的人。”说话的是慕诃正前方的那人,刚才说话的也是他,看来他应该是这四个人的头目。

    “既然这样,那就动手吧,看到底是谁要谁的命。”慕诃满不在乎的说道,“打架我最喜欢了!”

    “是吗,那你再看看,这是什么?”那人冷哼一声,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东西,随后,慕诃便发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自己,他又看了看两边,发现那两人每人也拿着一支手枪,枪口也同样对准着他。

    在很久以前,普通人拥有枪支等武器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银河联邦成立之后,便开始了枪支管制,除了政府武装部门,普通民众拥有的枪支一律收回,而在十年前,火星暴动平息之后,联邦更是销毁了所有高杀伤性武器,原来的枪支也已经用麻醉枪代替,而这四个人手中的枪,慕诃却可以肯定,并不是麻醉枪,而是以前的火枪。
! 防骗温馨提示:
*请不要在广告提供的链接里输入个人信息和密码 *小心点数卡诈骗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