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分类首页>禁忌书屋     x举报x     7 个月之前发帖    620看    打印

   2/26/2020 打麻将玩人妻   (北美)  

█ 信息描述:
今天是星期五。马太随便吃了中饭,开始在家里做家务。下午2点,电话响了,“喂,是马太吗。我是林太,下午有没有空打牌?三缺一”。“噢,林太你好。应该没问题。我十五分钟后到你家。”马太急急的收拾好东西出了门。路上和
自己讲“今天一定要把昨天输的五千块钱赢回来。”

    进了林太家,麻将台已经准备好了。老对手已按序就坐,老陈,61岁,刚退休,黝黑的皮肤,瘦巴巴的,以前是做地盘工的。老婆2年前去世了,现在一
个人住。老李,62岁,也退休了。体重有190磅,秃顶,酒糟鼻子丑死了。
老李在乡下有一个50多岁的老婆,但老李嫌她土,出不了大场面。林太大马太
两岁今年37岁,一班屋村师奶,短曲发,身材略胖,皮肤倒是挺白嫩。林先生
是做海员的,有时候一出海就是一头半个月。林太平时除了打麻将,就是作
美容。一天到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都不知道钱是那来的。马太及林太都被屋村的好色男人称作屋村双美,一个高窕,外表娴熟。一个娇小,玲珑剔透。

    牌局开始,马太今天手气还不错,四圈下来赢了两千多。四圈后,大家重新选位,开始了新的逐鹿。马太心想再赢三千就可以打道回府了。不知道上天是否有意捉弄人,这四圈形势逆转,赢来的两千元输光了,还倒输两千。四圈的最后一把了,马太清一色筒子,叫六九筒。心里七上八下,手心直冒汗。心想能自摸到这一把,今天还算打个平手。到马太摸牌了,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直沖大脑。摸到手的是一张筒子,马太欣喜若狂,心跳加速,翻手一看,原来是一筒。失望之余也没多想,随手扔了出去。“胡了”老陈的声音。马太还没从刚才摸牌的刺激中反应过来。看了老陈的牌之后,后脑勺像被电击了一下儿,十三么。牌局打完了,算了一下筹码。马太一共输掉两千七,林太输了一千多,老李打了个平手,老陈赢了三千多。马太从手袋里拿出钱包,她知道钱包里只有一千多元。本来是想今天尽一切努力赢回之前所输的五千块钱。马太把一千元放在麻将台上,“哎,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这样老陈,您先拿着,咱们打个借条,明道一起还您。”老陈收着林太给的钱,皱着眉头从钱包里拿出马太之前打的三千元借条,“我说马太,咱们也是朋友,可亲兄弟明算账。这钱越欠越多也不是个儿办法。要不然和您老公商量一下儿,先把欠我的钱还了,你看怎样?”马太脑门一凉心想“老公一向最反对她打牌,而且最不喜欢她和林太走在一块儿,说她不本分。如果让他知道了非吵架不可,而且老公最近也因爲生意的事很烦。”马太正想着,老陈又提醒了一句“怎么样,要不然我跟你老公说说。”马太站起身拉着林太的手进了房间。“林太,你帮帮我先借我四千五,我下个月还给你?”“马太,不是我不想帮你,我手头也不松动,要不然你看找别的亲戚朋友商量一下?”马太咬着嘴唇寻思着亲戚朋友的名单。想着想着,突然间林太脸上露出了狡黠笑容,“有了!”马太急不及待的追问“有甚么方法,你快说呀。”林太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那得委屈你一下儿。”马太追问着“你快说嘛。”老陈一直和我说他很喜欢你,要不然我和他说说,你和他好一下儿,你欠他的钱就一笔购销了吗。“马太听了本能的回应到”那怎么行,我是结了婚的人,还是小刚他妈“林太回应到”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什么贞节牌坊,讲个秘密给你听,我和老陈,老李都有一手。咱老公经常出海,平时我也有需要。老公给我买了个按摩棒,但用多了没劲。老陈和老李也是正常男人,有正常男人的需要。和我干那事儿的时候,特别带劲儿,特别殷勤。还舔我下边,咱老公可没这样的服务。有一次他俩特坏,约了一起来干我,开始我也有点儿不习惯。但后来适应了,是我一生人最爽的一次。高潮了七八次。“林太还在口沫横飞的讲着。马太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难怪老公不要我跟林太接近太多,现在大错铸成了吧。郑惠,你这样做,对得起健雄吗?“但听着林太的会形会色的描述,下阴却有了反应,分泌着爱液。本能的加紧了双腿心想”不是就分开两腿,给人压一下儿吗,半个小时后。所有的烦恼就没有了,以后不再和老陈见面不就完了。“林太又开声了”又不是处女,现在高级夜总会小姐干一次也就两千,二十多岁漂亮妞比咱们好看。你收四千多是她们的两倍了。好了!别多说了,老陈可能还不干呢?我先去问问他。“说完走了出房间。马太咬着嘴唇还在沈思。不久门开了,林太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我出马,包搞定。老陈说你输的七千多块钱他全包了。你看他对你多好,玩小明星也就这个价钱吧。他说今天你得回家煮饭,三点钟,你到他家去慢慢玩,五点钟前一定让你回家。跟你老实讲老陈那玩意儿特厉害,试过一次包你上瘾。“说着手挽手拉着马太出了房间,马太低着头咬着下唇跟着林太走到厅里好像传统社会女孩子第一次见男孩子一样,而林太就成了媒婆。老陈和老李,坐在椅子上不怀好意的笑着。气氛有点儿尴尬,林太满脸笑容开腔打破了闷局”好了咱们今天就这样,马太明天三点到你那儿去。老陈你可得好好的对待马太。“活像一个夜总会的妈妈生,说完拉着马太的手送了马太出门。

    林太扭着屁股回到厅里,老陈和老李正在抽烟。老李开腔”老陈你他妈的也真幸运,最后马太还是逃不出你的魔掌。不过七千多块钱也真够贵的,在旺角够我打几十炮了。我说林太你也真的肯割爱,和别人一起分享老陈。我看你呀也真坏,自己堕落也就算了还害人家良家妇女。女人啊,看别人堕落比和人分享男人还高潮。“老陈笑着插话道”七千多,值!千斤难买心头好!但林太肯割爱我倒有点儿意外,是不是玩厌我了,想顺水推舟把我甩了。“林太娇声娇气的开口了”你们真坏!老陈你不是一直唠叨着说要和马太好吗,我这不是随了你的愿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再说你们叫我一个小女人应付你们三个大男人,也真是有点儿吃不消。我老公回来差不多每晚都要,你们的性欲又强,隔两天不是你就是他。有时候晚上服侍了老公,白天还要偷偷的出来伺候你们。我的小妹也需要休息一下儿吧!“说着好像少女儿似的昂着头嘟起了小嘴。老李站起来摸着林太的头发半推半就拉着林太坐在椅子上,老李拉开了裤链,左手掏出了已经硬起来的鸡巴向着林太的小嘴逼近,右手将林太的头按下,林太还嘟着嘴摇头企图摆脱老李的右手。老李遇到反抗加大了右手的力度,林太的嘴唇碰到了老李还带尿臭的龟头,勉强的张开了嘴纳入了老李的阴茎。老李仰头向天倒吸了一口气,嘴里发出”嗯!嗯!“的享受声音。两支手同时按住林太的头有节奏的上下按动。林太此刻闭上了眼睛好像很享受似地吞吐着老李的阴茎,嘴里也发出了”嗯!嗯!“的声音。老陈看着眼前的活春宫吞了口唾沫,下面也开始硬了起来。老李这时勐然的拉起了林太,将林太推向麻将台,林太爬在麻将台上半眯着眼低下了头准备着接受敌人的酷刑。老李挺着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掀起了林太的裙子扒下了林太的内裤,林太的内裤顺着大腿徐徐落地,林太轻轻擡了一下右脚,内裤挂在了左脚上。老李双腿前移挤进林太双腿,林太本能的将双腿叉开一点,老李右手拿着阴茎根部对准了林太的大小阴唇,龟头碰到阴唇时,马太全身抖动了一下。

老林握着昂首挺胸,青筋暴现的小弟,把龟头在阴户上下摩擦了几下,不顾一切的勐然挺出臀部。此时林太也勐然仰起了头,嘴里啊了一声接受着老林的勐然一击。老李开始了前后摆动的活塞运动,林太双肘支撑着身体低下了头咬着下唇,身体也跟着老李的节奏前后摆动着。随着老李每次进入,林太鼻子哼出”嗯嗯“的声音,双眼肌肉紧缩,真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老陈此刻站了起来将林太的紧身体恤乳罩拉过林太的头脱了下来,林太移动双肘配合着,同时还需跟随着老李的动作。老陈从旁伸手摸着林太摆动着的36寸奶子,指尖挑动着林太的乳头,林太仰起了头,左右摆动双肩逃避着老陈的挑逗。老陈此刻也脱了裤子露出了他那引以爲荣的9寸鸡巴,双手拉着林太的双肩向右移动摆脱麻将台的阻碍。老李和林太动作一致的连体向右移动,但抽插运动还是继续着。老陈将鸡巴凑近林太的小嘴,林太右手握住老陈的鸡巴,张开了嘴巴纳入了老陈的龟头。林太此时弯着腰下面的小口顶住老李的沖击,上边的小嘴顶住老陈的攻击,喉头禁不住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可能是受到林太帮老陈口交的视觉刺激,老李双手扶着林太肥白的屁股加快了活塞运动。勐然间老李大吼一声拼命地将林太前后摆动,林太意识到老林即将发射最后的巡航导弹,将嘴里的鸡巴吐出,但右还是紧紧握住老陈的鸡巴用以支撑身体平衡,仰起头上下摆动,鼻孔扩张用力的吸纳着周围的空气,嘴巴张大同时也大声发出了”啊啊“的声音鼓励着老李的进袭。老李绷紧了双腿肌肉,睪丸里的精子子弹般的沖出马眼射入林太的子宫。林太感受着粘稠的精子射入了自己,同时子宫一阵收缩达到了高潮。老李等到林太子宫的收缩将最后一滴精子挤出了枪口,慢慢拔出了沾满爱液的鸡巴。老李瘫在椅子上回着气。林太回过神后,蹲下身来,再次将老陈的鸡巴放入口中吞吐,阴道慢慢滴出老李的精子。老陈右手抚摸着林太的曲发开声道:”怎么样老李今天还行吧?有没有高潮?“林太点点头回应了一个满足的微笑。”林太我看咱们今天就鸣金收兵吧,我也舍不得你的口活儿,不过还得留着点储蓄明天对付马太呢。“林太故作生气的吐出了老陈的鸡巴,凶巴巴地说道”你们男人都是混蛋,每个都喜新厌旧。从此以后甭想再操老娘!“说完到厕所沖凉去了,但嘴角却露出了一丝邪笑心想”马健雄,你也有今天,竟敢眼眉都不扫老娘一下儿。看你老婆明天怎么给人玩!

    马太出了林太家门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一片空白,两种影像在脑海中反复出现。老陈挺着鸡巴在自己的洞里出出入入;老公严厉的咒骂着自己爲什么和林太这种人来人往,还说要离婚。不行,我不能离婚。马太告诉自己。回到家里,随便做了几个菜和小刚吃了晚饭。小刚觉得妈妈今天有点神不守舍,问道”妈,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妈妈没事“马太逃避着小刚的眼神。饭后,小刚回房做他准备会考的功课。马太看了会儿电视,电话响了。话筒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健雄”小惠,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运背,广州那个客户说我们刚交的货物质量有问题,不肯付款。我现在还在广州要和他们商讨怎么解决问题。这两天可能不回来了。噢“马太本来想将今天的事讲给老公听,话还没出口就听到健雄这个消息,准备出口的话又咽了下去”哪你小心点儿。“健雄已经挂了线。马太手里还拿着话筒,咬了咬牙根。”不能再给健雄添烦恼了。“马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想着明天应该怎么应付。朦朦胧胧的进入了梦乡,梦里看见老陈和老李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干着林太,林太跪在地上很享受似的含着老李的鸡巴,老陈则在后边老汉推车。突然老陈和老李转过脸来望着自己,脸上挂着会心的淫笑。

    快下午三点了,马太托着沈重的步伐来到老陈家门口,举起颤抖的手按响了们铃。开门的是老陈,上身没穿衣服,下身短裤,拖鞋。地盘工的黝黑皮肤被日晒雨淋的异常粗糙。”马太,真准时呀。来,进来“马太像赴邢场执行死刑的犯人般拖着不听使唤的双腿迈进了老陈的刑场。老陈满脸笑容”马太,你看起来有点憔悴。昨晚是不是没睡好?“老陈的笑容和马太昨天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不过马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有女人味儿,还是那么漂亮。“说着右手模向马太的秀发。马太逃避着。”来,坐下“老陈住的是单身汉单位,300尺(30平方)的房里只有一张大床,一部电视机,一张饭台。厨房厕所是连在一起的。老陈让马太坐在床头,”马太,地方太小你别见怪。来,看看电视。我给你倒茶去。“说着按动了遥控器到厨房去了。电视里发出了呵呵的呻吟声,画面上出现了一个金发女郎穿着黑色的丝袜,吊袜带和高跟鞋坐在一个黑人的大腿上噼开大腿正在做爱。正看着,老陈端着一杯茶出现在马太旁边,马太接过茶时留意到老陈的裤裆好像小帐篷似的撑了起来。马太移开视线望向窗外,嘴里说着”老陈,你真流氓,怎么看这种电视。哎,一个单身汉,也有需要,不是看看黄片,打打手枪。这日子怎么过啊!“说着手又伸了过来从马太头顶顺着头发来回抚摸。马太开始时不自在地闪了闪身,后来也就由得老陈摸了。老陈好像得到了鼓励,得寸进尺地把他那黑厚的嘴唇凑到马太嘴边。刚刚嘴唇相碰,马太马上扭转身体躲避。低下了头说道”老陈,咱们得事先说明几个条件。一,你先把所有借条撕毁。二,写一张借条给我抵消我输给林太和老李的钱。三,这次之后,不能有下次。四,我不能和你亲嘴。五,五点钟前,我一定要回家。“老陈答话”我全依你,但我也有两个条件。一,爲了留下美好的回忆,你得化个艳妆。二,你得穿我提供的服饰。“说完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对尖头,细跟,绒面的高跟鞋。一个化妆箱,一个胶袋。马太看了看那对高跟鞋足足有五寸高。打开化妆箱,清一色日本植村秀化妆品,还有胭脂扫,眼线扫一应俱全。打开胶袋,一条白色及胸口的长珍珠链,一对黑色及大腿根长丝袜,黑色吊袜带,一条丁字裤,一对只能托住奶子的黑色乳罩,一件黑色透明及腰睡袍。所有佩饰几乎和电视里金发女郎所穿的一模一样。马太将这些衣物狠狠地扔到床上,沖着老陈说:”你变态!“扭转头向门口跑去。”慢着!“老陈发话,马太好像定镜似的站在门口,”马太,你敬酒不吃吃法酒是不是。告诉你,要么你就还我五千七百块钱。要么你就老老实实的把这些东西给我穿上。你只要你迈出这个门口,我马上就打电话给你老公,叫他还钱。你以爲自己是明星啊,七千多块钱就操你一次。“马太想了想,低下了头。回转身走到了床边拿起所有东西,转身进了厕所。把蹲厕的盖盖上,坐了上去。头脑一片空白,手却开始解衬衫的纽扣,衬衫脱完放在膝盖上,右手熟练地打开背后乳罩的扣子,一对34寸的奶子应声掉下,在半空中荡漾。脱了双鞋放在门边。站起来,挂好乳罩及衬衫。脱掉牛仔裤及内裤挂在门后。拿起一只丝袜,把右脚踏在厕板上。双手将丝袜来回退到底部套在脚上,慢慢地向上撸,在穿丝袜过程中马太感觉到丝袜的柔软,知道一定是上等货。心里暗想老陈可真舍得。由于曲着腰长发掉到了眼前,马太用右手将散下来的秀发别到右耳后,将右边大腿的丝袜整理好。动作连贯而优美,散发出媚人的女人味儿。马太换了个脚,将左腿的丝袜穿好。吊袜带在腰前扣好转到腰后,前后四个扣将丝袜别住。前倾身躯将丁字裤套上,丁字裤的细绳儿卡在下阴及肛门缝隙中,马太原地前后摆动双膝,将丁字裤的细绳儿调整好,过程中细绳摩擦刺激着下阴及肛门口。马太反剪右手熟练地将乳罩扣在背后扣好,带上珍珠链,披上了睡袍。右手食指插入颈后,头和手向右边摆动,长长的秀发跟随着摆动甩出了睡袍。动作优美动人。打开化妆盒,擦上蓝色眼影,打上红色胭脂,扭出嫣红色口红细心的在唇边描好。马太把头再向镜子靠进了一点儿,将刚涂好口红的嘴唇抿了抿。拿着大胭脂刷的右手在左右两边面颊上再重复扫了两下。看看镜子,觉得满意了。弯下腰,将所有长发披在右肩上,右手扶着长发,将五寸高跟鞋套在双脚上。所有装束佩戴好,马太重新回到镜子前站好,提了提两边大腿丝袜,左右轻微扭动身躯,检查着有什么纰漏。镜子里的马太,明艳动人,散发着徐娘半老的女人味儿,有点儿妖艳但很有气质。说也奇怪,女人爱美兴苤虬绲哪敲雌了透嘏坦だ铣碌故怯械隳母觥U饪赡芤卜从沉伺税赖淖ㄒ敌浴B硖钌钗艘豢谄蚩匏畔虼脖咦呷ァW诖采系睦铣拢怕硖糯罅俗欤醋耪飧鲦鼓榷说呐说妥磐废虼脖咦呃吹淖颂伎瓷盗恕T谖宕绺吒陌镏拢硖叨淖耸坪痛笸鹊那呒蛑笨梢杂猛昝览葱稳荨B硖诹舜脖呖谒担骸蹦愕囊路泊┝耍币不恕0呀杈菽贸隼窗伞!袄铣露哙伦攀纸郧暗慕杈莺驮诼硖灰路毙春玫慕杈萁桓寺硖B硖觳榱艘槐樗媸址沤约旱氖执铮执诺酱餐饭裆希闪松洗玻纸徊姘谠谛厍翱谒担骸崩窗伞!按丝痰睦铣赂崭沾臃干抵星逍压础O旅娴亩炭惚恍〉艿芏チ烁錾衬乃玖畈空逝瘛@铣录辈患按猛严铝硕炭悖冻隽四
! 防骗温馨提示:
*请不要在广告提供的链接里输入个人信息和密码 *小心点数卡诈骗
快速回复